AAALIIIN

冷圈体质 撩完就跑

【大薛】唯爱与美食与时光与你不可辜负

片段灭蚊,四篇合集

歌手大×经纪人薛




两点钟与鸡腿堡


电梯坏得非常不是时候,凌晨两点钟薛之谦提着鸡腿堡和汽水还有其他一堆零食爬了十层楼,靠在门外的墙边顺了两口气才把东西都腾到一只手上,用另一只手掏出钥匙拧开大张伟的家门。

客厅里没开灯,他熟门熟路地用小腿带上门,然后踩掉鞋子走了进去,摸着黑把东西统统卸在茶几上。

大老师正窝在房间里的电脑前做混音,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薛之谦捧杯可乐插上吸管靠在房门口一口气喝完,又嘎嘣嘎嘣嚼了俩冰块儿才上前戳了戳他的肩膀。

“诶哟喂,薛老师啊,稀客稀客。”大张伟忙摘了耳机,“快过来给我好好瞅瞅。”

他在转椅上拧过身子抬手揪着薛的衣角把他扯到自己身前,不容分说地伸长了胳膊把人揽进怀里。

薛之谦低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肚子上的几撮绿毛,把只剩冰块儿的可乐杯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的桌子边缘,防止杯壁上的水珠打湿桌上堆放的乐谱草稿。

“这才一天没见啊大老师。”刚被冰了个爽的舌头还有点麻木,薛之谦边含含糊糊地说着还边故意用湿手揉了揉大张伟的后脑勺儿,“而且不是你发短信喊饿叫我来投食的吗?我真的执行力强到没朋友诶,这月要加奖金啊老板。”

“加加加。”大老板抬起头把下巴颏儿杵在他的肚子上,朝他笑得见牙不见眼,“您就直说吧想加多少。”

“多少都行的啊?”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嘛。”




十一点钟与铜锅涮肉


“给你看个好东西。”

大张伟神秘兮兮地抱着个大号纸箱子敲开经纪人的家门。薛之谦本来已经准备上床睡觉,结果只好披了件外套把他让进客厅。

“已经快十一点钟了大老师。”他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在他背后关门落锁,“明天要赶通告你别是忘了吧?”

“忘不了忘不了。”大张伟乐呵呵地敷衍两句,把箱子直接放在了地板上。

“祖传的宝贝可不能乱摸哈。”张就地坐到边儿上开始撕封口的胶带,“去去去,小臭爪子拿开。”

本想弯腰查看的薛之谦闻言讪讪收回了手,干脆也一屁股坐到了他对面托起下巴,“所以你今天说要回城里是找这个去了啊?”

“这不城里房子赶着拆迁我妈催我回去把东西全给归置了嘛。”大张伟刺啦刺啦把胶带扯干净团成一个球扔到薛的大腿上,后者撇着嘴捡起来抛进身后的垃圾桶,“然后你猜我找着一什么。”

他把胳膊伸进箱子里捧了个亮闪闪的紫铜火锅出来。

“我去,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老北京铜锅嘛。”薛之谦也不顾刚刚被警告过直接上手摸了一把,眼睛都开始发光,“还是烧炭的吧,你家里怎么有这种东西啊?”

“打我记事儿起就有,好多年不用藏壁柜里都给忘了。我来之前可拿牙膏刷了半天呢。”大张伟得意得脑袋上的绿毛儿都抖了三抖,“怎么样美不美。你不是说退休之后想开个火锅店么,拿去给您当个镇店之宝哈。”

“诶哟这也太贵重了,不敢不敢,大老师您可千万别这么客气。”

“就当我入个股呗,咱俩这儿谁跟谁呢。”纯铜的玩意儿也真是齁儿沉,大张伟放下锅甩了甩胳膊。

“还能用吧?”薛之谦又忍不住摸了摸铜锅最上头的碳口。

“就知道您要这么问,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大张伟又探着身子从箱子最底下摸出罐麻酱来,“我记得头两天来看见你冰柜里还有不少羊肉片儿。”

“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你让我吃火锅?”

大老师手上没停,又摸出了一罐酱豆腐,然后是一罐韭菜花,最后拎了一兜子木炭出来,“不然您看着我吃也成。”




六点钟与鲜奶挞


一觉醒来眼罩已经被蹭到了头顶,薛之谦按掉闹钟把手机扔回床头柜,朝天花板发了三十秒的呆,然后慢悠悠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准备脱衣服冲个澡先,没想到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裤子才刚脱到一半,这就有点尴尬了。

他心下稍一盘算,这家酒店里没住其他熟人,只有隔壁的大张伟。大老师可是个不叫不起的主儿,这清晨六点钟的光景,不知道是突然犯了什么神经。

一句“稍等”还没出口,门外那位突然唱起歌来。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

三十来岁还一把少年嗓儿,假么正经唱个童声倒真像小时候听的儿歌磁带。

薛之谦觉得好笑,干脆裤子也不穿回去了,浑身上下脱了个干净,一边捏着嗓子对了一句“就开就开这就开”一边走过去把门锁撂了。

“诶哟老薛我说您这是对镜贴花黄呢还是怎么着磨磨唧唧半天不……诶我去@!&#%#”来人迫不及待地就着门缝挤进来半拉身子,视线落到不该看的地方舌头也一下卷成了花卷儿。

薛之谦没搭话转身就进了浴室,留大老师独自在原地抠一双被白花花的肉♂体晃瞎的眼。

“大清早儿的色诱我哈,薛老师您可真不地道。”大张伟反应过来之后开始锲而不舍地隔着浴室门传起话来,“我给你带吃的来了您老快着点啊别一会儿凉了。”

结果就是薛之谦湿漉漉地推门出来差点撞到大张伟的鼻子上。

“洗完啦?”

“什么吃的?”没等回答他就溜达到桌子边上拎起大老师带来的纸袋左看右看。

“嗨,这不是……”大张伟摸了摸后颈开始跟天花板眉目传情,“附近有家小店专做蛋挞嘛,昨天路过一聊发现老板是上海人,然后我就说替你……捧个场呗……”


——

*老薛的早餐蛋挞梗来自《为什么》-《几个薛之谦》,蛋挞被挤掉了哭唧唧。




十二点钟与香印青提


八月三十一号晚上的歌迷会早就写在了日程上。无奈大张伟几乎整个八月下旬都在外地拍摄真人秀,薛之谦只得独自提前两天飞回北京出面打理场地和票务方面的安排。

合作方都是熟面孔,整场协调下来顺利得很,于是薛老师得以在三十号晚上抽出时间亲自开车去机场接搭夜航回京的大老师。

明明是接近午夜的时间,出口接机的人却比大张伟想象得要多不少,小别重逢香一口的计划就此泡汤。薛老师也没给他插嘴的机会,一见面就絮絮叨叨地讲起未来一整天彩排和演出的行程安排,嘴碎得简直一点都不像他。大张伟照例一耳朵进一耳朵出着,垂着脑袋屁颠儿屁颠儿跟在领导后头下到停车场爬上副驾驶座。

这边安全带还没扽利索,脸颊上却突然一凉。

“生日快乐。”领导说完立刻故作镇定地坐正转回正前方。

大张伟定睛一看控制台液晶屏上的时间一栏刚好蹦出四个零。“诶好。”他一下子乐开了花,“您快乐我就快乐哈。”

大张伟忍不住探手摸了摸薛通红的耳朵尖,结果被不轻不重地一把拍开了手,“别置气啊祖宗,乐呵儿的啊。”他收了手还是笑,“今儿晚上我可就归我大蜜们了,咱俩得抓紧时间把该浪的都浪了。”

“你神经病啊,谁跟你浪。”薛之谦软绵绵地瞪了他一眼,“给你带了礼物,在后座。”

“你说我没您这小棉袄儿可该怎么活啊。”大张伟拧着身子去摸后座上的纸盒,薛之谦发动了车子。

“诶哟嚯,我的提子啊!人间精品人间精品。”看见包装上的字一下儿就鸡冻得不行。在节目里尝到这种好吃到飞起来的青提是将近两个月之前的事儿了,他自己都快忘得差不多,薛老师倒是一直惦记着。

“还喜欢吧?”

“姆们薛的礼物嘛,我哪敢说一个不字。”大老师一脸幸福地把盒子死死抱在怀里看样子也是不准备拆开了。

这香印青提号称吃了就会笑,谁知道这可还没吃上呢,这位就已经笑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啦。


——

*大老师最爱的香印青提梗来自《天天向上》20160729期,好吃到飞起来敲可爱。


——

吃货系列到这里就结束辣ԅ(¯ㅂ¯ԅ)

艺人×经纪人梗有后续的话还会与各位人间精品们分享哒ヽ(爱´∀‘爱)ノ

【我这一口半吊子京片子终于也算有了用武之地

蟹蟹各位支持爱你们么么大(o´艸`)

评论 ( 3 )
热度 ( 60 )
  1. 近你者甜AAALIIIN 转载了此文字

© AAALII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