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LIIIN

冷圈体质 撩完就跑

【冬铁】Mrs. Pickles

Mrs. Pickles


这件事得从Barnes捡来的那只猫说起。


猫是只好猫。Tony如是说。


那是只很普通的成年雌性家猫,白色长毛,只有耳朵和尾巴尖是浅褐色的。看起来就不是拥有什么名贵血统的模样,也难怪前任主人毫不留恋。幸运的是她碰见了谜之有爱心的Barnes中士,据本人解释他是在外出觅食途中于一阴暗街角与她邂逅,随后独自一人抱着一只脏兮兮的猫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不拒绝宠物入内的餐厅最终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

那晚他把她带回大厦的时候作为主人的Tony并没有表达任何不满,反而自愿腾出自己众多实验室中的一个,委托FRIDAY和Bruce帮忙给她做了一个相当透彻、需要利用麻醉剂的身体检查。

博士在里面忙碌,晚间时段没什么事可做的其他复仇者就围在玻璃屋子外面看。

Tony本人没有养宠物的经验,他也不大确定大厦里的其他人有没有,成员的资料中一般也不会记录个人养宠物的经历。虽说Thor有只人尽皆知的仙宫宠物,但从体格和习性上来看大概也没有什么借鉴价值。Rhodey他自是了解得很。童年动荡的双胞胎和新生不久的人造人自是不用再说。然后他在心里暗暗计算了一下那一对正在窃窃私语的神盾局特工有机会养猫的可能性,最终还是把他们排除在外。环顾四周,房间里还只剩下三个军方出身的人,Steve,Sam和Barnes并肩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紧挨着Tony的队长和猎鹰用惊人相似的动作双手环胸目不转睛地盯着屋子里博士的一举一动,而冬日战士——那只猫目前以及未来的主人显然是这群人里面最紧张的一个。他身子微微前倾,双手都贴在了玻璃上,眼神不时在那只不省人事的猫与和自己隔了两个人的Tony身上来回游走。

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有种直觉,Sam看起来曾养过狗,或者说,跟猫比起来,他大概更倾向于养狗。

Cap和小动物互动的模样他一点都想象不出来。

而Barnes,他更是摸不准。之前大家都看见了他娴熟地怀抱一只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猫走进公共楼层直奔正摧残咖啡机的Tony而来,向他汇报了自己今晚的行程,并措辞礼貌而严谨地用一种听起来却更像是威胁的语气请求他在大厦养一只宠物。征得同意之后立刻回房给她洗了个澡,再出来时她已经是一个漂漂亮亮讨人喜欢的小天使了。

这本身就已经是很奇怪的事情了。


然而更奇怪的是Tony自己和其他人一样都对这个猫系属性的冬日战士接受良好。


没过一会儿博士示意他们检查完毕,Barnes首先推门走了进去。

大概是因为麻醉剂药效还没完全过去,那只猫摇摇晃晃地试图在实验台上站起来却失败了。她的主人伸出手臂把她圈进怀里,而从她很快安静下来的反应来看,她对他的金属臂弯适应得相当不错。

这一边Bruce为大家总结说她的健康状况总体良好,只是因为流浪生活而有些缺乏营养。另一边FRIDAY迅速地在最近的屏幕上调出了一些经过整理的关于饲养小型猫科动物的注意事项,并表示已经将这部分资料以及针对这一品种的养护手册发送到了Barnes中士的行动终端上。

Barnes腾出左手从裤子口袋中掏出手机低头点了几下随即表示感谢,然后又飞快地看了Tony一眼。


Tony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他自己也不大确定是因为那双眼睛中透出的感激还是因为自己不用再担心因为这动物而染上什么传染病。




在她定居复仇者大厦的第二天众人才想起应该给她起个名字。

早餐桌上进行的自由投票中Wanda提出的“Fluffy”竟然得到了包括美国队长在内的压倒性票数。公开表示不赞同的只有Tony和Barnes,另外Thor弃权。

Tony挥舞了一下手中的三明治发表了一份有关坚决杜绝大厦内出现这种低端俗气名字的口头声明,期间夹杂着Clint对包括Tony本人在内的几名队友名字的吐槽。

“总之我们都还是需要尊重她的真正主人的意见。”Steve安静地听完了弓箭手对自己名字的品头论足之后开口道,“Buck?”

最早吃完了自己的早餐,正端着盘子起身走向水槽边的值日生Barnes中士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不过他还是歪了一下头表示自己会考虑。他的猫从餐桌下面不知道什么地方钻出来,跳上大概仍留有主人体温的椅子,挺直了身子久久凝视着他的身影。众人的注意力不自觉都被她吸引,所有人都能看出她全身上下几乎每一根以一种完美的形态垂坠下来的珍珠色半长毛发显然在不久前刚刚经过主人精心的梳理,没有一点打卷打结的地方,在这种平常的日光中竟显得熠熠闪亮。


其实她真的很漂亮。


Tony咽下最后一口乳酪三明治,把注意力从猫身上转回手边盛满葡萄汁的马克杯。

Pietro仍以需要摄入大量碳水化合物来维持高于常人的新陈代谢为理由成为了最后一个离开餐桌的人。而围着一条不知是谁买来的粉红色居家围裙的Barnes站在水槽前边撸猫边安静而耐心地等着他。

Tony今天有一场上午十点钟的董事会议需要参加。而当他下定决心把剩下的一丁点早晨时间浪费在公共楼层的沙发上而不是楼下的工作间时,他自己也不太确定这样做的理由。

甚至当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始终无法离开Barnes松松扎起的发尾,半隐在棉质T恤下的背部线条,以及正被水流冲刷的金属手指上之后,他也不愿向自己承认不想离开楼层的理由。


Barnes顶着肩膀上的一只猫最后一遍把所有碗碟冲洗干净,放在一旁沥水,擦干,整齐地码放回橱柜,接着又把水槽边以及整个流理台上的水渍都擦了一遍。

Tony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发出愉悦地呻吟。

“天堂。”他低声对自己说道。

Barnes闻声回头看他,露出疑问的表情。而Tony选择闭上眼睛干脆地拒绝与他对视,只是想象着他认认真真地擦干双手、扯下发圈绕在手腕上、抱起猫向自己走过来的情景。

睁眼时Barnes果然已经坐在了自己面前的沙发上,发尾因为之前的绑缚而有些上翘。而猫乖巧地伏在他的膝头。银色的手指熟练而灵巧地抚摸着她的下巴,她舒服得翻了个身子肚皮朝上,蜷起四肢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展现在人类面前,甚至咧开嘴露出一个像是微笑的表情。


“She's cute. ”

猫主人说了谢谢。

他们沉默了大概三秒钟,Barnes再次开口,“Fluffy是个好名字,很适合她。”

Tony看了看猫,点了点头。

“但是不够特别。”

“她对你来说很特别?”

Barnes歪了一下头,然后眯起眼睛,一字一顿地回答说非常特别。说话间视线根本没有离开Tony的脸。

FRIDAY突然开腔提醒Tony今日行程,于是他从善如流地与对方告别然后头也不回地起身离开。




晚上的时候Steve犹豫着从Tony为他列出的科幻影片推荐列表里面挑了一部看。Barnes别无选择只能陪他一起。他的猫不出意料地粘着他。

中途的时候Tony为了补充咖啡因从工作室上来过一次,至少这是他试图说服自己的理由。而事实是当他看见他们的时候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停下手头的改造工作转而亲自上楼来关爱两位九旬老人的原因。他其实不是很确定他们有没有注意到自己,那两个高大的男人像是怕冷一样并肩挤在宽敞沙发的一角,都是聚精会神的表情。白色的猫缩在Barnes的大腿上半睡半醒,屏幕的光线为她的毛发上投上斑驳的色彩。

他想起Barnes这些日子以来在众人面前慢慢显露出的他成为冬日战士之前的那一面。他的笑容,他的小动作,他的黄段子,甚至还时不时与其他人一起调侃Steve的过时古板。

他竟几乎以为Barnes可以百分之百地融入这里。

而他也竟几乎忘记了,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和Steve一样来自半个多世纪之前的布鲁克林的小子而已。

他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转身从橱柜顶端取出一罐新的咖啡豆走向直通工作室的电梯。


“FRIDAY, 等他们看完这部就催他们去睡觉。”

“Yes, boss. ”




周末的时候Natasha正巧结束了一项神盾局的长期任务。Clint牵头与众人一起为她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庆功宴会。

Thor的仙宫蜜酒储量堪忧,但他仍慷慨地与大家一起分享。然后他大大方方地邀请宴会的女主角跳了一支舞,接着便把她留给了Bruce。其他人都站在一旁起哄,直到Vision也像像模像样地走到Wanda面前温柔地说了一大通赞美的话,然后用礼貌至极但不容拒绝的口气问她是否愿意赏光。Pietro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蜜酒的影响竟然只站在她身后傻笑。她回头看了看反常的哥哥便微笑地伸出了手。

Steve他们围着茶几玩起了纸牌,Sam和Rhodey跟两个老冰棍在赌桌上竟然意外合得来。

Clint和Tony第二次扫荡了酒柜和冰箱回来看牌的时候Steve和Sam都已经弃牌,只剩Rhodey和Barnes在第四轮轮流加注了好几把,最后喋喋不休的空军上校选择了全押,Barnes面无表情却也跟他一样把面前的全部筹码都推进奖池,仿佛轻松地看穿了对手的心理战术。

此时桌面上的公共牌是不同花色的3, 6, 7和两张K,Tony偷偷瞟了一眼Rhodey的手牌,一张10和一张K. 其实当下的情况对Barnes来说并不是很有利。但对面曾被Steve调侃为“赌神”的Barnes的冷淡表情中却也透露出一种势在必得。

Clint边在旁边激动地喊着亮牌,边打开了一罐腌黄瓜。

Rhodey在他的催促下飞快地亮出了自己的一副三条。然而当Barnes抬手准备翻开第一张牌的时候,刚刚不知跑到哪里去的白猫突然从他的身后窜出来,接着不顾打翻了牌堆和成堆的筹码越过整个茶几扑向Clint怀中的超大号腌黄瓜罐子。如果不是弓箭手眼疾手快,此时他已经被酱汁浇透整条裤子了。

当Barnes终于从她的爪下解救出Clint和他的腌黄瓜之后,大家把注意力重新落回牌局上时,才发现刚刚没有被他翻开的手牌已经和散乱的牌堆混在了一起无从分辨。

不管Barnes有多想解释,Sam和Rhodey已经开始大声起哄说这局作废,Steve在一旁安慰了他几句也开始笑。未能成功落实名号的赌神就算心里有气也不忍发泄到正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动物身上,只好迁怒于不合时宜出现的Tony和Clint. 

Tony立刻三言两语撇清了关系,眼看他还想发作,他立刻出人意料地开口。

“FRIDAY, 刚才一局Barnes的手牌是什么?”

“红桃4和黑桃5,boss. ”

然后是沉默。

“顺子。”赌神慢慢露出了一个陌生的笑容,自己补充道。


随后,楼层另一头沉醉于音乐和美酒的那群人错过了复仇者联盟成立以来最微妙而有趣的3分钟。




“Pickles?”

Tony正从激光焊机上取下猎鹰翅膀的半成品零件,Bucky抱着刚刚有了名字的猫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很别致。”Tony摘下手套甩到工作台上。

“谢谢。”

“嗯……不客气?”

“谢谢你,Tony. ”Bucky提高了一点声音,“为……你所做过和没有做过的一切。”

Tony罕见地词穷。


“要谢就谢你的腌黄瓜夫人吧。”

他最后说道。


Fin.


第一次产出冬铁,竟然解锁了这种絮絮叨叨的流水账文风∠( ᐛ 」∠)_

开头是看队3之前写的,所以设定…就是那样吧。

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太大的感情进展,非常愧疚。

不过细水长流,吃穿不愁嘛【啥】。

想表达的太多,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表达出来。

也许会有后续。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AAALII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