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LIIIN

冷圈体质 撩完就跑

【未授翻】【冬铁】WrongNumber

原链: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6705

 

WrongNumber

Finely Honed

 

Bucky一把扯开新手机的包装,又花了极端挫败的二十分钟才想办法让它能够正常工作。他把它插上电源,然后开始烦躁地不停绕着厨房桌子走来走去。他看了一眼时钟,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得出了结论,他确信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办法等到Steve回家了。如果他再不发泄的话他绝对能徒手在这天杀的墙上开出一个洞或者一把火把整栋楼都烧个干净。

他用控制不住颤抖的手指拨出记忆中的号码,然后垂头靠在了充电的那面墙上。电话刚一接通他就开始说了起来。

“抱歉,我知道你还在工作,但是我真的再多几秒钟就要崩溃了。我不知道除了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之外还有什么选择。

“我的车在从你给我安排的那个面试回来的路上抛锚了。不过就算它在之前也没什么差别,他们一发现我只剩下一只胳膊的时候就直接说,‘哦,这个职位已经满了’。这他妈简直扯淡!但我又没法直接揍他们,只能站在那儿像个傻逼一样向他们道歉说占用了他们的时间。然后就像刚才说的,回来的路上我的车出了毛病,我只能靠边停下,但是看见它已经开始冒烟了。在我想去打电话叫拖车来的时候,一个在人行道上骑车的混蛋撞了我一下,我的手机就直接飞到了路中间被压成了煎饼!顺便说一句我现在用的是个新手机。”Bucky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

“再之后,我正朝那个混蛋发火的时候又有人追了我的尾!它可还在冒火星的呢!我是说,开玩笑的吧?然后我就只能把它扔在那儿,走了几个街区买了部新手机,坐地铁回家了。

“当时唯一提醒我不能失去理智的理由就是我想起那个咨询师说到的我应该寻求改变,万事都看向好的一面。而至少我还有和Liam的约会值得期待。但是我刚才回到家里查看邮件的时候又被耍了一通。他觉得我们不该再继续了。这也……”然后他叹了一口气,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时却仍是掩饰不了的沮丧,“谁他妈又能怪他呢?我自己都不想跟我自己交往。我向上天发誓,Stevie,我真的开始觉得我还不如被装在一个运尸袋里抬回家,这样对谁都好。”

随后是一阵沉默,然后他听见了对面清嗓子的声音,接着一个显然不是Steve的声音响起,“哇哦,好吧。首先,我得先向你道歉,因为这肯定又为你这操蛋的一天增色不少。我不想告诉你这个,不过你打错了。”

Bucky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像受伤的兽类一样的呻吟,然后垂下了头,整个人都被尴尬席卷一空。“太好了。”他努力发出声音,“抱歉,。”

“等一下,别挂!”他差一点就要按下红色的挂断按钮了,“Hello?还在吗?”

“呃,在。”

“太好了!好吧,所以,对,打错电话本来是有约定俗成的社交礼仪的,不过我才不是那种在乎什么礼仪的人呢。所以作为回报我也想跟你讲讲,我家族的一位朋友,一位被我看作父亲的人——补充一下我是个孤儿,父母都死于车祸——嗯,对,所以,我发现他多年来一直在剽窃我的作品,很有可能从我爸爸入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说真的,最有意思的还在后面。我现在十分肯定他正在谋划把我赶走好接手我的家族事业呢。”

Bucky原本正把头垂在膝盖间,这会儿也不自觉地抬了起来,“Shit. ”

“总结得不错。”对面的陌生人同意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独自坐在这儿品味自己的不幸。不过,说真的,请你别误会了,不过你这一天的经历听起来真的把我的比下去了。”

Bucky自己都惊讶听到自己的笑声,“嘿,所以至少我还有这点用处。”

“我打赌你肯定不止这一点。顺便说,我叫Tony. ”

“Bucky.”

“嗨,Bucky. ”Tony叫他名字的声音让他感觉自己的胃部有点莫名的异样,“所以,你的手机会保存拨出的号码吗?”

“嗯,可以。”

“那好,你可以把我加为联系人。”

这有点奇怪。因为即使经历了这样的一天,即使读过Liam那封懦弱的分手邮件,他都没有哭出来。可是现在他却因为某人对自己的善意而哽咽。

“还在吗,Buckaroo?”

“我在。嗯,好吧。”他清了清喉咙,“抱歉。听我说,你听起来是个挺不错的人,所以我最好还是帮你个忙……”

“多谢,不过我现在就得打断你了。你是个找不到工作的退役军人,听说你还少了只胳膊,而且很有可能正在经历创伤后应激障碍。这对我来说都没什么要紧。如果能让你觉得好受点的话,我自己也大概正走在酗酒的不归路上。而且即使你被用一封邮件甩了这事儿真的挺操蛋的,不过我肯定赢过你了。去年的时候,我去城外出差,但是提早了一些结束工作,本想顺路去给他个惊喜,不过,好吧,我们两个都挺惊喜的。因为显然他并不是独自一人,而我是那个房间里唯一穿了衣服的人。”

Bucky轻声道,“Ouch.”

“Yeah,ouch. 哦,更有有意思的是,那个上他的家伙至少比我年轻十岁,简直十分有益于我的自我价值观。”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紧接着是吞咽液体的声音,“从那个时候起就一直单身了。”

“太残忍了。不管怎么说,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如果不想作出承诺的话干脆分手不就行了吗。”

“谢了。正是我想说的。虽然我挺混蛋的,不过我还从未对任何人不忠。”

Bucky挪了挪身子,在地板上找了个更舒服的坐姿。也许是因为Tony是个陌生人,也可能是因为整个操蛋的一天已经把他的底线拉低了,跟他讲话让Bucky感觉好了一点。好了不少。如果要诚实点说,他已经开始厌恶自己曾经自暴自弃的那些想法了。

“你听起来一点都不混蛋。”

“再多跟我聊聊天的话,你肯定就会改变看法了。”

“接受挑战。”Bucky反击道,“所以,好吧,我有点好奇,你想把那个剽窃你的家伙怎么样?”

意料之外地,Tony真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他开始讲起自己的计划,并且认真地听取Bucky的意见。不过谈话并没有就此终止。不知缘起,他们开始互相讲起自己的故事,交换痛心与欢笑。中间夹杂着一些在可控范围内的调情。Bucky讲起自己如何失去一只手臂,以及Steve是如何在自己距离放弃只有一步之遥时将自己拖回正轨。Tony也毫不掩饰地讲起自己失去父母时独自一人在绝望中的挣扎,以及世界上唯一两个他深知可以依靠的伙伴。

他开始惊讶于自己在他面前可以如此开放。Bucky告诉了Tony一些他绝不会告诉自己的咨询师、甚至是Steve的事情。他也敢打赌对面的Tony跟自己一样。三个小时之后,他突然听到了Steve用钥匙开门锁的声音,打断了他本想说出口的话,于是Bucky只能有点心怀愧疚的开口。

“嗯,嘿,听起来Steve回来了。”

那头的Tony突然发出受惊吓的声音,“哦,对,我……操,我们聊了多久了?”

Bucky趁Steve进门能看见自己在打电话之前闪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关上房门,“几个小时吧,我觉得。”

那头的人笑起来,“我猜我得放你走了?”

“我猜也是。”Bucky一点都不想挂断,“嘿,那个……”

Tony一定跟他的感受一模一样,因为就在同时他也开口说话,“好吧,我现在喝得够多了所以感觉挺有勇气的。我得说跟你聊天是我这么多年来在跟人类的交流里最痛快的一次。”

Bucky有点期望他能听出自己的如释重负,“我也是。我,嗯,实际上,我刚才正想问问能不能再给你打电话。”

“行啊,你最好。如果你不打的话我绝对会把自己灌醉了再拨给你让你看清我的真面目。”

“好吧,我估计我也不想在独自清醒的时候承受这个。”Bucky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克制住马上就要翘上天的嘴角,“所以……明天晚上怎么样?八点左右?”

“没问题。”Tony答道,“再聊,Bucky.”

“Lookingforward to it.”

要挂断电话实在是太难了,不过他终于做到之后立刻就把Tony的电话存为了新手机的第一个联系人,然后找了张纸把号码抄下来以防万一发生像上一次一样的事故,他一点都不想冒险。

“嘿,Buck .”Steve叫了他一声,向他走过来,“今天过得怎么样?”

当Bucky开始笑的时候Steve脸上也浮现起一个微笑。他回想起自己的车,手机,还有今天遭受的一切,甚至没法成功联系上他的朋友的经历,但他随后想到了Tony的嗓音、他的笑声,以及明天仍然能听见他的声音的事实。

“挺不错的。”

评论 ( 3 )
热度 ( 81 )

© AAALII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