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LIIIN

冷圈体质 撩完就跑

【鹿犬】【授翻】these golden beacons 21-22

啊终于到了我最最最喜欢的一章。

叉子同学终于在四人组的敲打【?】下意识到了Sirius对自己的感情。

再后面就都会是甜甜甜辣。

 

these golden beacons 21-22

 

碰见西里斯还挺意外的,虽然它本来好像不应该是,因为近来西里斯好像总在某个转角等着他。而且,詹姆从昨晚开始就不停地想到他,以至于他感觉没有早点碰见他才算是真正的意外。

但是西里斯今天的模样并不像是那个曾亲吻詹姆,还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把他弄得乱糟糟的那个人,而更像是最开始时候的那种冷淡模样,还刻意在两人之间竖起了一层冰霜,而且他——他还——

西里斯还送给他一个礼物

好吧,“送给”的完整定义包括把那包装盒的尖角戳在了詹姆胸前最疼的那个地方。而他只能站在原地咬牙忍住一声已经滚到嘴边的惊呼,下意识地抓紧了那个盒子。而不是,差一点就,直接瘫倒在地板上。也多亏他拥有绝佳的魁地奇竞技本能,同时万幸西里斯没有坚持把那个尖角按在他肋骨间那处最严重的瘀伤上。

他在用大脑没有在诅咒那些淤青的那部分思索着,他刚刚到底应不应该跟西里斯提起他走得很慢是因为现在他的整个左半边身体都疼得要命。毕竟,西里斯也并没有问起他去图书馆的原因,没有给他机会提到那些对自己的伤势完全没有效果的治疗咒语书。(他真的应该记得找个不是满月第二天的时候去做做这方面的研究。)

或者,也许詹姆本该主动提起这个?西里斯很擅长治疗咒语也说不定。

算了,怎么可能呢。

最终,詹姆觉得没提起自己受伤的事还是挺明智的。

要是西里斯知道了的话,肯定会把那该死的盒子扔得更用力的。

#

詹姆用双手紧紧抓着书包带子走进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他一进门就环顾四周想找到——啊,莱姆斯在那儿呢,而且还是一个人。他正蜷在壁炉旁边的一把扶手椅上看书,詹姆看出那是本麻瓜小说,而他甚至不太确定自己是怎么知道的。

莱姆斯的眼睛下面有深深的阴影,但他既然选择了在这里而不是肚子缩在宿舍,所以詹姆猜测他大概是不介意被打扰的。

于是他走了过去。

“莱姆斯。”他装作自然地打招呼道,“嗨。”

莱姆斯匆匆抬头瞥了他一眼。“嗨。”他的口气有点生硬,显然还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有什么事吗?”

“我,嗯,想跟你聊聊。”詹姆小心翼翼地坐在莱姆斯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仔细地把书包放在双腿之间的地板上,一只手仍然抓着带子,确保它一直在自己身边。

“我发现了。不然你怎么会到这儿来打扰我看书呢。”

“哦。是的。”

他将手伸进书包中装作在找什么东西,其实只是不想显得太手足无措或者又开始下意识地像往常那样紧张得扯自己的头发。他觉得书包里应该有点零食什么的,可能有个——

直到他的手指碰到了个好像是糖果的东西,同时手背却扫过了光滑的礼品纸,还有一条缎带的卷曲的边缘。他一下子抽出了手,可能有点太快了,他又立刻低头去检查有没有带出什么东西。

没有。感谢梅林。

还有,, 他刚才摸到的是只巧克力蛙,只不过有点压扁了。詹姆装作一副本来就是在找它的样子。而莱姆斯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手忙脚乱的模样,这太好了。但他也根本没有从书中抬起头来。

“所以,”莱姆斯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口气,“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詹姆,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好吧,那个,如果我告诉你我最近在——见一个人。”詹姆道,“你怎么看?”

“知道你的眼睛能正常工作我还挺欣慰的。”莱姆斯说着又翻了一页书,“不然我肯定会担心的,你知道。”

詹姆生气地把巧克力蛙扔到他的身上,不过因为他们是好朋友,所以他瞄准的是他的胸口而不是他的脸,“不是那种见!”

莱姆斯抬眼看着他,眉毛高高地挑了起来,“怎么,你跟她见面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的吗?”他问道。

“你故意的吧 。”詹姆真的有点生气了。

“啊,好吧。我就知道你能当上男生级长是有理由的。”莱姆斯又把视线放回到手中的小说上。

“我正向你寻求建议呢!”

整整半个房间里的人都转身看向他,詹姆这才意识到他刚才的声音可能比原本需要的大了那么一点。好吧,他其实可能是喊出来了。他立刻满脸堆笑朝他们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过了一会儿大家便也对他失去了兴趣,所有人都各自回头做自己的事情了。

呃,几乎所有人。

“詹姆·波特,承认他需要帮助。”莉莉说着走了过来,坐在了莱姆斯的椅子扶手上。彼得跟在她的身后,从房间的另一头走过来。“我竟然有幸见到了这一天的来临。”

“哈哈,很幽默,莉莉。”

“所以,你陷入到一个什么样的困境中了?”当彼得在沙发另一头坐下的时候,莉莉问道。

詹姆考虑了一下应不应该告诉他的前女友关于一个他自己都不太确定跟自己的关系的男孩的事情。他考虑了——差不多两秒钟,然后决定把嘴闭紧。

“我想,”莱姆斯立刻发现詹姆斯不想自己解释这件事,于是他便替他开口,“是关于他最近在见的一个人。”

“我还以为你不想让我们掺和你的感情生活呢。”彼得飞快地说。

“显然那时他还没有真正陷入情网。而现在他终于决定需要我们的帮助。”莱姆斯说道。

詹姆瞪着他,满心只希望手头还有更多的巧克力蛙能扔他,“我开始后悔提起这个了。”

“等会儿,你谈恋爱了?”莉莉皱眉道,“跟谁?什么时候的事?”

“呃,”詹姆强忍着手足无措的冲动,“就,有个人,有的时候?偶尔?”

“但是你怎么会有时间?教授一直让我们忙得团团转,而且,你只告诉我你一直碰见布莱克我的天哪,别告诉我你是在——”

詹姆缩了一下,“就只有几次而已?”

詹姆·波特!”

“等会儿,等会儿。”彼得整个脸庞都因为困惑皱成一团,“你们在说什么?他在跟谁?”

“布莱克。很显然。”莱姆斯仍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他的书上面。混蛋。

彼得吸了一口气,“什么,那个斯莱特林?”

“只是严格来说。”詹姆脱口而出道。随后他意识到本可以用更清楚地方式解释,“而且,当个斯莱特林本身又没有什么。”

“行,好吧。”彼得看起来仍是一副吓呆了的样子,“但是,说真的,伙计,一个五年级生?”

詹姆张开了嘴,莉莉瞪着他,莱姆斯放下了书像猫头鹰那样朝他眨了眨眼睛。

“呃,我还挺确定他是和我们同级的。”詹姆过了一会儿才说。

“不。”彼得摇着头争辩道,“雷古勒斯·布莱克是五年级的,他们在上次魁地奇赛上说的。”

詹姆呻吟了一声用手捂住了脸。他向后倒在沙发靠背上。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吼,而他随即便后悔了。该死,这个沙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受了,还是说他的伤竟然有这么严重?

莉莉哼了一声,“不是那个布莱克,伙计。”她的口气有点烦躁,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我们的罗密欧显然实在跟那个哥哥约会。”

“他叫西里斯,你知道的。”詹姆嘟囔道,根本没想把手掌放下来。

“是的,我们知道。”莱姆斯答道,“每个人都知道。”

“真不敢相信那些时间你都跟他在一起。”莉莉插话道,“而且你还不告诉我。你每次巡逻晚归都是在见他吧。难道你是怕我会介意你跟别人约会吗?”

其实,詹姆并没有。不过他现在有点怕了。有时候女孩子就是容易一惊一乍的。或许他该考虑再给她找个男朋友,不过得等他先把西里斯这档子事弄清楚了再说。“当然不是了!”他最终这么说道,“别傻了,你怎么会介意呢。”

“真的吗?”彼得急切地追问道,詹姆不得不把手抬起来一点从指缝里瞄了他一眼,而彼得确实在用那种敬畏的眼神看着他,“你在跟西里斯·布莱克约会?”

“是。呃,其实,不是。”

莱姆斯扬起眉毛,仍不为所动。

“我很确定这种事情要么是,要么不是。”莉莉看着詹姆的表情就像不确定他是不是一直是傻子,这也太搞笑了,明明詹姆在所有课程上都跟他们学得一样好。

“我不知道,行了吧?我们实际上没约会过,但是我们……你懂的。”

真的啊。”彼得说着瞪大了眼睛,他又看了看旁边露齿而笑的莉莉,“哦,好吧,我知道了。”

“漂亮。”莱姆斯尖刻地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我觉得他可能不大想让别人知道。”詹姆吸了一口气,接着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因为他不大想看见自己承认这个的时候他的朋友们脸上的表情,“而且,我不太确定我们还算不算是那种你们懂的关系。”

“既然你都不敢说出来,说明你当初就不该开始这段关系。”莱姆斯说道。

詹姆把手放下来只是为了瞪他一眼,“好,,那就是——我不太确定我是不是还能在天杀的阴暗走廊里操他。”

“说脏话并不会让你显得成熟。”莱姆斯嘟囔道,但嘴角显然扯了一下。

“我对你很失望,詹姆。”莉莉讽刺道,她抬起一只手抚在胸口,“你们都没有在空教室里做过?”

“哦,我们做过。”

她又翻了个白眼,摆出一个令人难忘的反对表情。

“那你为什么不确定?”莱姆斯打断了莉莉本想开口说的什么话,光是这个詹姆就很感激他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觉得你们不能一起睡了?”

“其实是,实际上,”詹姆说道,“昨晚——发生了一些事情。”

“什么?发生什么了?”莉莉抛开了那副嘲讽的面孔追问道。

“有几个孩子撞见我们在亲热。不过西里斯肯定是听见她们了。然后,他。”詹姆停了下来,抬起一只手按到头发上,挫败地扯着它们,非常不情愿再提起那个从昨晚开始就一遍一遍在他脑海中回放的场景。

“他怎么了,詹姆?”莱姆斯问道。

“他一下子从我身上弹开了,就像是我身上突然着火了一样。”詹姆说道,“我本想无视那个的,但是他今天还是表现得很奇怪。”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沉默在他们之中蔓延。

“也许他以为那是老师?”彼得小心翼翼地提议。

“我并不觉得西里斯在意老师会抓到他,伙计。”詹姆摇了摇头,“你还记不记得去年的时候,他提着一袋鸡毛和整整一加仑的绿漆还有一瓶火焰威士忌在半夜溜进图书馆的时候被麦格教授抓个正着?他朝她挥手致意,问她晚上过得怎么样。”

“哦,对。”彼得轻声说。

“是啊。”詹姆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他其实是不知道会不会介意别人知道你们两个在一起?”莉莉问道。

“你是说他怕我介意?”詹姆皱起眉头,“扯淡。我为什么会介意?”

“嗯,别人没见过你和除了我之外的人在一起过。他可能觉得你并不想出柜。”

“什么橱柜?我们从来没在橱柜里做过什么!”詹姆辩解道。

莉莉叹了一口气,“没什么。”

“詹姆。”莱姆斯慢慢地说道。于是詹姆转头看向他,发现他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怎么?”詹姆小心翼翼地回应,做好了为自己辩护的准备。

“你刚才说他当时像你身上着火了一样逃开。”

“他就是这么做的。”

“然后发生什么了?”莱姆斯问道。

詹姆张开嘴——然后啪的一声合上。他清了清喉咙。

彼得看起来还是一脸困惑,但莱姆斯眯起了眼睛,莉莉也怀疑地看着他。

“詹姆。”她原本温和的语气一去不返,“然后你干嘛了?”

“我好像是装作我之前并没有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或者我们两个只说了两秒钟的话。然后,我好像是用姓氏称呼他了。然后我好像,就转身离开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当他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非常小心地避免和在座的任何一个人有眼神接触。

“哦,哎哟。”最终莱姆斯开口道。

“是他先放开我的!”

“那又怎样,你觉得你接着转身就走的话你们两个就算扯平了吗?”莉莉摇头道,“你真无情,詹姆。太无情了。”

“好吧,我就怕你这么说。”詹姆又扯了扯头发,直到头皮开始发疼,“你确实觉得那样不太好,是吧?”

“是的。那样不好。”莱姆斯严厉地说道。他这样的语气就是詹姆最惊讶于自己竟能当上男生级长的原因,除开他自己破坏校规之类的那种小事。

“你为什么说‘那样’?”莉莉说道,“天哪,你干什么了?”

“我不想告诉你。”詹姆嘟囔道,“你肯定要骂我。”

“你不说的话我们真的没法给你建议。”莱姆斯劝他。

“你保证?”

“不能保证是建议。”真是操他的逻辑。

“别闹了,詹姆。”莉莉打断他,“我保证我只会在你活该被骂的时候才骂你。”

“哦,那多谢了。”

“詹姆。”莱姆斯尖锐地说。

“行,行,梅林啊,好吧。”詹姆开始后悔提起这件事了,“今天早一点的时候我碰见他了,他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还给了我一个礼物,虽然已经过了圣诞节了。然后我就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了。”

莱姆斯和莉莉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神情。詹姆并不太在意自己没看懂他们的意思,毕竟如果那真的很重要的话,他们最终也会告诉他的。

“他给了你什么礼物?”

“我……其实还不知道。”

莉莉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我说,我还没有打开。”詹姆辩解道。然后他又立刻加了一句,因为莉莉看起来就快要朝他扔东西了,“就在我的书包里呢。”

另外三个人一起看向他。詹姆不舒服地挪了挪,这有什么奇怪的吗?自从他跟西里斯分开之后还没有一点私人时间呢。那东西当然还在他的书包里。

“那还等什么?”詹姆一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不知道在等着什么,莱姆斯最终开口道,“打开啊。”

于是詹姆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当着朋友们的面开始撕开那层亮闪闪的金色礼品纸了。而他本想把这个秘密自己保留一段时间。差不多之后的几个礼拜,甚至几个月。

西里斯送给他一个礼物。还是自愿地!他想自己留着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错吧?

包装里面是两本薄薄的书。上面的那本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讲的是关于魔法跟踪探测的技术,詹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它有点眼熟。下面那本的封面上用金色的浮雕字母写着关于绑定魔咒的标题——而且它闻起来就很旧。

里面还有两张羊皮纸,其中一张叠了很多次,原本应该是非常大的一张。小的那一张纸片放在最上面,明显是一张字条。上面用粗体字写着他的名字。

嘿,詹姆。上面写道,

我知道我们其实还没怎么说过话。不过我现在在做的这个小项目应该还挺适合你的。帮个忙呗?成果共享。

——西里斯

“哈。”詹姆斜眼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

“什么啊?”莉莉好奇道。詹姆意识到的下一件事就是她已经倾身过来从他手中抽走了纸条读了起来,“哦——所以什么叫没怎么说过话?你们一直忙着耳鬓厮磨根本没空说话?”

詹姆瞪了他一眼,试图把纸条抢回来。不过因为他浑身仍疼得要命,所以动作不能太快太大,所以根本没什么用。“闭嘴。我们说过话。”

“那为什么——”

“说真的。”莱姆斯从莉莉手中接过那个纸条,她把它递给他时露出一个调皮的假笑。

詹姆又去瞪他。他们以为自己在干嘛,敢把脏手放到他的纸条上?

莱姆斯飞快地扫过那几行字,挑了一下眉毛。“如果你们说过话,那他为什么说你们没有?”

“嗯,他肯定是在之前写的——我们那个之前。”詹姆说道。

“那他为什么要加上这个?”莱姆斯停顿了一下,眉心又开始皱起,“或者是,不,整个礼物都是在你们那个之前包好的。”

“这都是什么?”彼得终于问道。

因为彼得并没有试图抢走詹姆的字条,所以他非常大方地把两本书都给他看了。然而彼得不顾詹姆的气愤模样只拿起了上面的那本,于是莉莉立刻抽走了另外一本,只给詹姆留下了那张叠起来的纸。

“嗷。”詹姆攥紧了手中的羊皮纸,防止他的某个没规矩的朋友想连这个都走。

“嘿,这个是图书馆的。”彼得突然喊道。

什么?”莱姆斯看起来更是疑惑。他立刻把手中的纸条交给莉莉从她手中抢过那本书。

“就写在这儿呢,‘霍格沃兹图书馆藏’。”彼得把那本跟踪探测书翻开到扉页,一脸警惕。“看见了吗?”

“所以呢?”詹姆问道。

“所以,这是盗窃公共财产。”莉莉干巴巴地说。但是她把纸条扔回到了詹姆的书包里,所以他也就不打算跟她计较她的语气问题了,“你知道的吧,这件事可能会牵涉到你的。”

詹姆翻了个白眼,接着低头看自己手中的羊皮纸。无所谓,他过一会儿就可以把他的书拿回来,他们想摸就摸吧。这可是西里斯给的,不管别人怎么摸它们,他最终都能看它们。

他展开了羊皮纸发现上面画着一副十分简略的地图轮廓——是一个城堡?

詹姆突然意识到了不对。他认出了一条隐藏在一座雕塑下面的通向页面之外的密道。

这个城堡。

这是一副用概略的线条描绘的,一张静态图所能达到的最精确的霍格沃兹地图。这其实有点烦人——如果詹姆需要一张城堡地图的话,他肯定会想要一张能够描绘出这座会动的城堡的实时地图,可能还要再加上城堡中每个人的位置。他当然想看到那些会动的楼梯当下正在什么地方——

西里斯肯定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他发现了这个问题,而且准备把这个问题抛给詹姆。

怪不得他要给他这些魔咒书。

“他留给我一道难题。”詹姆低头看着正摊开在他大腿上的地图。这不仅仅是个难题,而是一个私人项目。他相信詹姆能他完成这个。这简直就是他向他表达尊重的声明——西里斯·天杀的·布莱克认为他,詹姆·波特,和那些被他嘲笑的碌碌无为的普通人完全不同。

“詹姆。”莱姆斯突然叫了他一声。詹姆抬起头,发现他正看着那本绑定咒语书的内封。

“怎么了?”

莱姆斯慢慢地抬起头,想那本书递给他看。

“怎么了,莱姆斯?”詹姆问道。他没去接,因为他不大想把视线从这幅未完成的地图上挪开。

“这本书是布莱克家族的私有藏品。”莱姆斯说道。

詹姆反应了一会儿,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正张着嘴。

“所以,他给了你两本从图书馆偷来的书。”彼得高声打破了刚刚那一阵寂静,“我还以为他挺有钱的呢,为什么他要给你偷来的东西?”

詹姆决定无视他。他倾身过去拿来莱姆斯手中仍打开着的魔咒书,低头看了看。确实,上面印着布莱克家族徽章,还有几行拉丁文。上面还有一个日期,看起来像是,十九世纪的某一天。

“嗯,哇哦。”詹姆深呼吸了一下。

“哦,是啊。”莉莉的语气中透出深深的讽刺,“这家伙真是对你没抱什么希望啊。”

“我——”詹姆开了个头,但是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才能再次说出话来。他的脑海中有些句子,他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现在他没心思去想它们。

“幸好他看上的是你。”莉莉继续说道,“想想看吧,如果他认为你真的有感情的话会送你什么样的礼物啊。”

“他——啊,操。”詹姆把书扔到大腿上,空出双手狠狠地扯起自己的头发,“这也——梅林的蛋蛋啊!”

“好了,我觉得咱们该总结一下了。”莱姆斯同意道。他抱起双臂,挑起一边眉毛,“所以?”

詹姆看向他,接着低头看了看那本西里斯送给他的布莱克家族的藏书。天啊。然后他又抬头看向莱姆斯,发现他脸上仍是那副了然而期待,却毫无帮助的表情。“所以什么?”

莱姆斯和莉莉交换了一个眼神。

“所以,”她开口道,“你道歉的水平有多好,詹姆?”

“操。行,好吧。”詹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立刻退缩道,“但是你们得先来个人帮我治一下伤。”

他没说这主要是以防万一西里斯决定再朝他扔什么东西。不过他们完全不需要知道这一部分。

评论 ( 5 )
热度 ( 107 )

© AAALII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