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LIIIN

冷圈体质 撩完就跑

【待授权翻译】【Minewt】To Stay Alive

第一篇Minewt翻译就是个刀,2016首篇就是个刀,但是我不后悔。

其实也不算是个刀…也许算是hurt/comfort/hurt…

我要授权时原文的最后一次回复已经是一年之前了…可是这刀捅的我太爽了迫不及待想和大家分享hhh

原文真的很美,文笔渣都是我的锅,我背。


看原文戳我

 

To Stay Alive

 

唯一一件比自杀更糟的事情……就是自杀未遂

是从一场你本以为是此生最后一次的昏睡中醒来,感受到的却来自腿上和后背、以及试图呼吸时胸部的灼痛——这疼痛可能是因为被刺破的肺,也可能只是因为身体不再被迫吸进哪怕一口空气;是听到全身的血液都冲上头部的重击声。同时感觉到身体根本不能停止颤抖。

 

这就是Newt开始恢复知觉时的感受。当他睁开眼睛时,他感觉到疼痛瞬间席卷了整个身体。窗外刺眼的天光让他的头更疼了。他再次闭上眼睛试图重新返回到刚刚的睡梦中。

 

不,不……不不不……

不应该是这样的,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不应该还躺在这儿,他不应该醒过来,他不应该感觉得到腿上那种尖锐炽热、随着自己的心跳隐隐抽跳着的疼痛。他开始诅咒起自己的心跳,诅咒现在的感受,诅咒每一次缓慢而痛苦的呼吸。因为所有这一切都在提醒他他还活得好好的。

 

不不不……

我为什么在这儿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尖叫,同时狠狠地攥紧了白色的床单,咬住了舌尖试图阻止那些生理性的声音冲出他的口中。但这一点用都没有。从大屋中传出的尖叫声听起来就像那些经历着痛变的受害者们,甚至更糟糕一些。这声音空洞而破碎,透露出无尽的挫败和孤独。

 

直到他感觉头脑清醒了一些才停了下来。他没有哭,也不觉得自己还能哭得出来。

 

没过几秒钟,Minho猛地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的黑发粘在脸上,眼睛周围有一圈像是被人打过的青紫色,整个人更是看起来像是一个星期都没有睡过觉一样。

 

他对上了Newt的视线,眼中满是茫然,就像根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他动了动嘴唇,说了什么Newt根本听不清的话,紧接着他就冲到了他的床前,唇角绽出一个细微而如释重负的微笑。

 

“你感觉……”他停顿了一下,垂下眼睛看了看Newt的伤腿,又重新迎上他的视线,“你感觉怎么样?”

 

Newt确实已经不再哭喊了,但他也不觉得自己能说得出话来。不要谈这个,不要对Minho.而他确实就站在他的床前,用一种之前从未见过的、绝不符合他性格的温和眼神看着他。他只好耸了耸肩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

 

“简直天杀的完美。(Bloody perfect. )”他终于说道。

 

Minho轻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并没有深入眼底。他很担心,Newt当然看得出来。很显然他没怎么睡觉,而且看起来瘦了一点。他摇了摇头,紧张地用手指耙过自己的黑发。“你昏迷了要命的五天。”他告诉他,“我们都快以为……”

 

他说着说着陷入了沉思。Newt突然觉得他根本无法再直视他的双眼。他面前的这个男孩不是Minho,它只是一个名为Minho的空壳,疲惫而焦虑,而且处于崩溃边缘。它没有生命——至少现在没有。这吓到他了,他惊恐地意识到他到底对他的朋友做了什么。他让他的朋友在担惊受怕中彻夜难眠,他让他紧张到难以进食、难以生存。

 

他的纵身一跃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却真切地伤害到了一个人。

 

那么多人中他偏偏对Minho做出了这种事。这让他更恨自己了。

 

就算Minho看出了Newt的不自在,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接着轻声问。

 

“嘿,到底发生什么了?”

 

Newt没有回答。他根本没法回答,而且仍然拒绝直视Minho的眼睛。

 

“如果你不想谈这个我也理解。Alby跟我说你可能会想自己待着,不过……”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头,“如果我找到了那个对你做出这种事的Griever,我对天发誓我绝对……”

 

“不是Griever. ”Newt喃喃道,这句话没经大脑就溜了出来。天哪,他真希望Minho根本没听见。

 

“什么?”

 

Minho一下子窜到他的面前,他的脸距离他仅仅咫尺,强迫他看着他的眼睛。他的表情中充满了困惑和疑问……然后他仿佛一下子明白了。

 

“你说什么?”他重复道。Newt从那声音中听出了之前根本不存在的尖锐。

 

“我是说……”Newt感觉自己的嗓音颤抖着,“不是因为天杀的Griever. ”接着他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抖了起来,而且任何微小的动作都引起伤口一阵刺痛,“是从墙上……我……”

 

就算Newt真的有勇气说完这句话,他也根本没有机会。Minho又逼近了他,有力的双手紧紧攥住他瘦弱的身体。“你干嘛了?你个shank?”他问道,同时粗暴地摇动着Newt,一下又一下,“你干嘛了?!”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已经很清楚那个答案了。

 

Newt因为疼痛发出了一声细小的惊呼。他紧紧闭上眼睛,Minho只好松开了他。

 

紧接着,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推开一样,大个子男孩一下子退到了房间的另一头,像是害怕自己再靠近Newt就会对他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一样。他眼中透出那种暴怒在之前从来没有针对Newt过。Newt想移开视线,甚至想从他最好的朋友的怒视中,从他正在经受的痛苦、他的谴责和他的震怒中消失。但他不能。

 

那问题仍像一堵墙一样沉重地悬在他们之间,但Newt仍说不出话。他怎么能这么做?他怎么能看着Minho的眼睛告诉他“是我自己跳下来的”?他怎么在余生面对当他知道真相之后的表情?

 

他不能他绝对不能他真的不能啊。

 

他只好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紧闭的双眼。但他仍然能听见Minho的呼吸,比他自己的还要凌乱而沉重。

 

“操。操。操。”Minho不停地对自己说,每一遍都提高了声音直到撕裂。Newt终于慢慢移开手臂看向他的朋友。他正靠在墙边颤抖着,用拳头狠击木质的墙壁,木头碎片甚至刺入了他的皮肤。他不停地猛击墙壁,一遍又一遍,直到指节泛红,渗出血来。Newt心中的一小块隐隐地感激不得不承受Minho的愤怒的是墙壁而不是自己的脸。他咆哮着,被背叛与绝望的怒火一股脑地从那具颤栗的身体里喷涌而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Minho终于脱力地滑坐到地上,刚才还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庞现在却破碎着。他用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像是真的需要这样做才能把自己的身体拼在一起一样。

 

“你自己跳下来的。”他说道,声音还是嘶哑的。他的话语空洞,刚刚的那股怒火已经完全消失了。

 

Newt感觉到自己被羞愧吞没了,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烈。和当他从墙上放手跃下的那一瞬间相比,现在甚至更让他感到恐惧——不是对死亡和身后世界的恐惧,而是对幸存、对继续活下去。继续活在对朋友造成痛苦的愧疚中,活在对自己的软弱的羞愧中,活在对自己曾经举动的悔恨中,这对自己的失败的悔恨将像鬼魂一样在他的余生不断地蚕食着他。

 

泪水涌上他的眼眶,他点了点头。他心中的一部分希冀他从未跳下来过,而另一部分却真切地期望他当时能爬得更高一点。因为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再面对他的朋友看着他的模样。

 

他为什么没做成?他不该还活着。这全都是他的错。

 

Newt啜泣着。

 

Minho颤栗着。

 

他们一同沉默了一会儿,Minho无力地靠在房间另一头的墙壁上,目光无神地盯着虚空,不时下意识地从喘息中冒出几句粗口。Newt躺在床上,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根骨头都在疼,而且越来越难呼吸,同时祈祷着死去。但他最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恨我也没关系。”他嘟囔道。

 

我也恨我自己。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Minho说道。他的声音开始还很轻,但每一个字都越来越高。他站起身子走近Newt,低头看着他,“你跳下来摔坏脑子了吗?”他摇着头,像是被这个想法恶心到了。他的双手仍在身侧握拳,“我是很生气——或者说更像是他妈的气疯了,但是我……我永远不会……”他叹气道,“我不会恨你,不管你有多操蛋。”

 

有一种像是如释重负的感觉冲刷过他的整个身体,Newt觉得呼吸轻松一些了。

 

“我恨的是那些造物者。”他摇了摇头接着说,“是他们对我们做了这一切。”他停在Newt的床前,斜倚在墙上叹了口气道,“我不怪你,Newt. ”他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而且如果你觉得我在生你的气的话,那你的脑子里真是除了klunk就什么也没有了。”他停顿了一下,“我就是气……在那么多人里面他们偏偏选中了你。”他睁开眼睛却只低头看着自己的跑鞋,“我只是希望他们没有选中你,你还能在外面某个你能真正感觉开心的地方。”他又摇了摇头,“你不应该经历这些。你就是不应该。”

 

这就是Minho对这件事的全部看法了。他没再问什么或者怨什么,没再让Newt觉得难过或者愧疚。他只是把这件事当做一次Griever袭击事件或者骨折事件一样看待。这不是Newt性格上的缺陷,不是他的弱点,这只是另一个由这个可怕的地方和那些可怕的造物者引起的另一个事故而已。

 

因为Minho所做的这一切,Newt感觉到自己心中破碎的什么东西也和自己的断腿没什么不同了。虽然它是那么真切地疼痛着,但它终究会痊愈。而且他也不会再纠结什么了。它并不能改变他,也并不能改变他们。

 

Newt知道当他再次入睡时自己一定会做噩梦,但他还是让自己滑入了睡梦,因为他知道当他醒来时Minho一定就待在他身边。

 

他知道当他重新试着走路的时候,Minho会一直在他身边帮助他。而且无论他大声抱怨多少次他不得不“像抱着一个傻缺婴儿一样抱着他走来走去”的时候,他都不是真的想表达那个意思的。

 

而且他知道当他的伙伴们知道他受伤的真相时,他不需要独自面对他们。如果有任何人想对此多说一句话,他自己反而得在Minho冲上去揍他的脸时拉住他。

 

直到最后Newt都没有想通他为什么还在这个世上。直到他的腿开始痊愈,伤疤也都褪去时,他还是没想通。但是他之后无数次地庆幸自己当初没有爬得再高一点或者跳得再远一点。

       

他真的很庆幸他后来见证了Minho最终解开了困扰他那么久的隐藏在迷宫中的密码,庆幸待到了遇见Chuck和Thomas的那一天,庆幸亲眼看到Alby学着成为出色的领袖,看着Gally、Ben、还有Frypan……还有其他所有。

 

然后当他们迎来了那段黑暗的日子,当他觉得喘不上气,伤腿也因为之前他自己做的那件事而隐隐作痛的时候,他会试着去想起他们,想起他的朋友们。

 

他简直不敢想象离开了他们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只要他还拥有他们——只要他还能爱着他们、保护他们、陪伴他们,他就有坚持活下去的理由。

 

直到他再也无法做到这一切的那一天……

 

= Fin =

 

最后一句划线的刀是原作太太捅的!这锅我坚决不背!

感谢每一位坚持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新年么么大!

评论 ( 11 )
热度 ( 43 )

© AAALII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