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LIIIN

冷圈体质 撩完就跑

【未授翻】【铁虫】Reassurance03

原作:Americanchemicals

原链: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526678

译注:

雷点预警:Alpha铁/Omega虫;过度保护温柔操心铁;轻微自卑中二作死虫;非自愿标记行为;热潮期为爱鼓掌;Mpregnant提及;铁椒前任提及,椒虫关系恶劣。以及轻微返校季剧透。可能不全,随时补充,诸位谨慎食用。

(加班很困,没有beta, 各位忍忍,放假会翻快一点)

 

Chapter 3:Catcher in the Eye

 

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开始的?Tony确信自己从始至终只和这孩子有过两次身体接触,然而他那个omega本能还是什么玩意儿的,竟然就这样把与他有着悬殊年龄差距的自己视为适宜结合的对象。不过都到这个时候了,谁还顾得上瞎想什么前因后果。May已经不止是在生他的气了,她竟然真的狠狠给了他一下,要不是当时躲得快,Tony肯定会伤得不轻。她看他的眼神简直就是Pepper看他的那种眼神的翻版,仿佛就在说“你他妈开玩笑呢吧?

 

May大概真的以为Tony打从一开始就对Peter动了歪念头,这一切都是他在自导自演。但比起告诉她真相,还不如先让她这么以为着呢。

 

当她正接受来自好心的心理医生的紧急心理疏导时,Tony也正经历着自己的另一场中年危机。他喝了不少酒,实际上就他现在的血压和酒瘾来说,早就已经超过了生理上的“中年”范畴。除此以外,在他和那孩子的关系上还有一点需要着重强调,那就是他还是个孩子。和Peter结合这个想法本身就让他感到畏惧,事到如今他却越来越对此茫然失措了,急切地想找点什么东西让他失去思考的能力。找个护士给自己来一针在现在的Tony眼中都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在这个狭小的病房里找了个尽可能远离Peter的角落里坐着,看着他在昏睡中无意识地辗转反侧。相较几个小时之前,他现在更显大汗淋漓、颤抖不已。还有那些绝望的呻吟和呜咽,无疑透露出他的痛苦不堪。所谓的诱导反应比Tony小时候在课本上学到的要吓人得多。眼睁睁地看着Peter独自承受这样的痛苦,他逐渐地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注定会做出蠢事。诱导期是非常少见的,因为通常来说,诱导的前提就是omega需要和一个人进行相当深入的接触,同时能与那个人达到某种程度上的情感共鸣。Peter本身根本不可能会对Tony有这样深厚的感情,一点道理都没有。

 

那个再次被Tony忘记了名字的医生给他讲解了omega在诱导期痛苦致死的可能。而且就算他们有幸幸存下来,也永远没有完全康复的可能了。唯一能避免一切后遗症的方法就是让omega与诱导他的人完成结合。Tony早就知道这些道理了,但被告知他可以自己做决定,但只有他是拯救那孩子的唯一希望这样的话语还是让他惊慌失措。

 

都是乱七八糟的生物学原理搞的鬼。Omega必须要找到一个伴侣才能生存下去,这显示助长了社会对于omega们除了繁殖能力外一无是处的刻板影响,而这也确实是进化论的一个破绽。Tony多年来和不少omega交往过,甚至还有一些beta和alpha, 但他从未结合。因为结合过程是无法逆转的。如果他和某人结合后又被抛弃怎么办?他永远也不能和其他人结合了,而且谁知道从此之后他的alpha本能会产生什么戒断反应,又让自己凭添多少自悔和懊恼。

 

所以他从未和Pepper结合。而且另一个原因是她也是个alpha. 他们两个总在争夺主导权。虽说他们偶尔有过相当甜蜜的时刻,但几乎每一次都会瞬间反转。

 

也许如果早一点找个omega结合的话,他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了。理论上来说,omega能为alpha缓解压力,帮助他们维持情绪稳定。但Peter并不是个普通的omega, 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在。这孩子有着惊人的体能和超凡的五感,而且直到今天才被发现omega身份。Peter渴求着惊险和自由的生活,与此同时,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拒绝被支配的气息让Tony不自禁觉地想到Pepper. 他无法下定决心与Pepper结合,又怎么可能结合一个和她如此相似的人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Peter的呻吟声逐渐变成了尖叫,心跳检测仪上的曲线开始紊乱,口鼻中也流出血来。不出自己的所料,Tony终于崩溃了。他终于鼓起勇气告诉医生他已经忍无可忍,May闻言开始朝他大喊大叫。当他拉起Peter的手时,护士帮忙把她拉出了病房。

 

天啊。Tony感觉自己此刻太清醒了。但如果他醉了或是嗨了的话,就无法感知到Peter的状况了。很显然他对Tony萌发出了某种感情,不然他们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他揭开Peter的病服露出后颈。就在他们的皮肤接触的那一刻,Peter突然睁开了眼睛。金色的虹膜中还透着迷茫和疲惫,一颗泪滴倏地划过他的脸颊,这样的一幕在Tony眼中却宛如慢镜头一般回放。

 

此刻太安静了。安静地让人害怕。当Tony俯下身时Peter也未发一声。在这样近的距离里,他能感到自己颊边炽热的气息,能听到耳畔艰难的呼吸。鲜血涌入他的口腔时,Peter也咬紧了他的肩膀。

 

当他离开他时,刺痛双眼的不是鲜血,而是Peter的双眸。它们又恢复了原本的深褐色,反射出释然的光芒。也许其中还有某种其他的情绪,但Tony无法也无力去分辨。他们难得地对视了几秒,随后Peter再次陷入了沉睡。Tony用拇指轻拂去他的泪痕,无法自控地跪倒在床边。他明白自己的余生再也离不开这孩子了。他就那么跪着,把脸埋在他的身侧,在一片寂静中沉默地落泪。

 

他刚刚亲手玷污了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抹纯净。

评论 ( 21 )
热度 ( 210 )

© AAALIIIN | Powered by LOFTER